充值 客户端
首页 >  特种军旅 >  WM电子 >  章节

第28章 WM电子【新书求支持】

作者:留迹

  举报
【郑州彩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独家签约小说:WM电子】提供WM电子全文阅读,提供WM电子最新章节阅读,提供WM电子免费下载.

刹那间,脑袋里一片空白,让我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——这也太魔幻了吧,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!我的心里是一万个大写的感叹号与问号,这是什么鬼玩意儿?这踏马是真的吗?然而无论我如何否定,天牛纹身就在我手背上!我的心情兵荒马乱,我将目光从纹身转向庄小栋。庄小栋的眼神很复杂,有不知所措,有惊讶,有欣喜。大脑经过漫长而短暂的空白后,开始清晰起来,庄小栋或许知道些什么。“老、老师,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,我也不知道它为什么跑到你身上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”。他说话时眼神坚定、没有眨眼,他没有说谎。我后背发凉,对这个天牛纹身充满恐惧。它让我想起《夏目友人账》里出现在夏目朋友的脸上的会动的壁虎纹身,是樱花国传说里的一种式神。“在西湖郊游那次,它上了你的身之后,你有什么变化吗?”我语气尽量平和,但从庄小栋的眼神里,还是读出了我的不善。“老师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我真的不是那种人。”庄小栋的态度非常诚恳,这进一步打消了我对他的怀疑,没有说什么,我此刻心里兵荒马乱,不知从何说起。庄小栋看了我一眼,接着往下说:“刚开始时,它也是在我手背上,后来就跑到了我的胳膀上。每逢农历初一、十五,我全身就疼痛无比,疼得我失去知觉,浑身冒汗,一年比一年严重。去医院也查不出来问题,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。”“你知道最可怕的是什么嘛?”庄小栋神秘地小声说。我摇了摇头。“我用烟头去烫它,竟然一点都烫不坏它,那里皮肤一点都没有烫伤,好像是它爬过的地方,就有了神奇的防烫功能。”我问他,还有没有别的什么影响?庄小栋想了想说:自从它上了身后,我就能听到别人头脑里的声音,比如,我总能听到我同桌的脑子里说,我为什么和这个傻比同桌。比如在课堂上,我被数学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时,我就能听到很多同学的脑子里的声音,这个傻波怎么可能知道。多年的心理学教育,让我相信,庄小栋可能有被迫害妄想。听到这里,我感觉我的人生就像坐在东部华侨城的过山车上,正渐渐驶向最高点,积蓄着狂暴的力量要把我甩出车外,我的求生欲在经历着难以言表的磨难。这天牛纹身在他身上存在了快四年,他家人就没有带他去过医院吗?医院就没有发现什么吗?另外,他是怎么熬过每个月两次的剧痛的呢?接下来,我与庄小栋进行了很长的对话,从对话中,我得知了以下信息:他的天牛纹身他身边的大多数人都看不到,爸爸、后妈、老师都看不到,这四年里,只有一个女同学能看到,那个女同学患了白血病,没多久就去世了。还有一个亲戚的小孩能看得见,那孩子才一岁多,还不太会说话,看到庄小栋,就用右手食指在天牛纹身上摸着玩,一边摸还一边笑。家人都很奇怪,为什么这个小孩为什么跟第一次见面的小表叔竟然会这么投缘,只有小栋知道,那孩子应该是与那天牛纹身投缘,而不是与自己投缘——尽管知道这真相,但他还是为这个误会而窃喜,因为这个世上似乎没有人说过与他投缘。庄小栋每个月的那两次剧痛,后妈也带他去医院检查过,但医生说,这小伙子身体棒得很,比同龄人更健壮有力。去过一次之后,后妈似乎也就心安理得了,便没有再过问他的事,甚至还怀疑他是为了不想上学而故意装疼,对此小庄也没有什么怨言,毕竟是后妈,而且自己平常也没对这个年轻的后妈有多好。至于那个长年在外的爸爸,他跟他也没什么好说,也便没有人再管他的事了,就这样与这个天牛纹身相处了这么些年。甚至有时候,他能精确地知道它会在几点几分疼,疼多久,有时候,他甚至要感谢这个痛——因为这个疼证明他还活着,他似乎失去了很多情绪,幸福、兴奋、希望、失望,就像一具行尸走肉,而唯有这疼痛证明他还有感觉,他还是个活人。小庄与别人的关系很淡很淡,淡到快没有。我不知道这种淡与他身上的天牛纹身有没有关系,但我觉得多多少少会有些关系。我不知道,天牛纹身的存在,是否也让我偏淡漠的人际关系变得更淡漠?我觉得我与小栋身上有很多相似的特质,这或许是天牛纹身找上我们的原因。庄小栋的性格便害羞内向,我的本性也是如此,只是在社会上打磨了这么久,才稍稍改观,也接受了自己这种性格,认识到无论是外向与内向,都各有优势与劣势,不必羡慕别人,只需发扬内向人的优势即可。小栋的家庭关系比较淡,我也是。小栋与父亲没有什么感情,我也是,我或许比他更严重——我非常痛恨我的父亲。我父亲是个赌徒,还非常暴力,妈妈被他打到几乎残废,我初中时,被他用赶牛的木棍打到昏倒在地,我一直搞不懂,为什么一个人可以对自己的妻儿如此暴力!这或许是我在广告行业工作多年之后,还利用业余时间学习心理学,并兼职心理咨询师的潜在原因。我并不是专业的心理咨询师,目前做心理咨询师还不足以支撑我的生活,我只是与一个同学在江北的水北新村合租了一间工作室,有来访者时我才会过来,通常是与来访者约在工作日的晚上或双休日的白天,我的全职工作是地产广告公司的策划师。虽然心理咨询师只是我的兼职,但我非常以这个心理咨询师的身份而自豪,与别人初次相识是,我会习惯性地介绍:你好,我是心理咨询师林东,我擅长的方向是亲密关系成长,像婚姻关系、情感关系是我的主攻方向……不知为什么,我会跟庄小栋说起这些,或许我把他当作年轻时的我吧,或许我出于咨询师的本能,想让他从我的遭遇中看到未来人生的希望——我虽然跟你一样苦,但你看,我现在过得还可以,有着不错的工作、不错的人际关系。我可以,你也就可以。那晚我跟小栋聊了很久,一直到晚上六点多,我才与他告别!并告诉他不要与任何人谈起我身上的天牛纹身,我不想引起别人的恐慌。该来的自会来,该去的自会去。整个江北,是惠州最具现代都市气息的区域,高档写字楼林立,堪称惠城CBD。而我的心理工作室是江北的东北面的水北新村,这是个老旧小区,好在人气足,小吃店很多。从工作室下来,路对面就是一家沙县小吃,现在已是十月份,六点多天就已黑透了,这条路的路灯却没亮——估计又是停电了吧。我走进沙县小吃,一个中年大姐在玩手机,我知道她就是老板娘,我指着台子上放着的食物,说:“大姐,一个茶叶蛋,两块卤干,一份拌面。”大姐忙站起身,一只手举着手机当电灯,一只手拿着个铁夹子,往一个蓝边碟子里夹食物。到这时,我感觉到哪里有点异样,但又想不起异常在哪里?

  本书由郑州彩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提供。


清明看书天天乐,充800赠500点卷!! 立即抢充(2月7日)
活动:注册会员赠600点卷,马上注册!
<<上一页 下一页>> 回目录
加入书签 打赏 书架
 收藏本站
新书| 书库| 分类| 兼职| 电脑版
包月| 客服| 帮助| 首页| 客户端
标签